Favorite films

Recent activity

All

Recent reviews

More
  • Oasis

    Oasis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如果我是詩人,我願為你歌唱,像被母親擁在懷裡的孩子一樣。」
    -
    兩年前在香港買了《綠洲》DVD,回到台灣,在電腦上看完,還不打從心底覺得有多麼厲害。直到趕在華山下片前,又看一回,越到後面,心裡對李滄東的讚賞越來越多,不斷的覺得天啊,也太厲害了吧。

    李滄東的電影,總有那麼純粹、天真一面,也有那麼醜陋、真實的一面。就像他的電影人物一樣,沒有簡單的二元論。沒有絕對的善惡與美醜。

    一個「排外的愛情」,不僅被他拍得浪漫又帶點魔幻。而我們的「排外」,那個自以為是的排他性,對男女主角而言,才真正的成了被排外的。我們才是那個無法進入他們的專屬世界,而成了那個不上不下的人。

    他用樹枝表達及捍衛,她用電台廣播的音樂回應,那是只有他們才能翩翩飛舞的舞姿,也是他們專屬的語言。

    -

    宗道的衣服都好適合他喔,那件灰色跟粉紅色條紋上衣,他穿起來也太好看了吧。薛耿求好像有點帥耶?

  • Bluffing

    Bluffing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金馬影展以《唬爛三小》畫下完美句點了。
    散場時看到工作人員一致排開,跟大家說再見,明年見。而影迷也回應辛苦了。好像有一點動人。
    看完《唬爛三小》,回頭想想《同學麥娜絲》,覺得後者根本就是黃信堯寫給自己的一封書信吧,對於自己過往的告別。於是,《同學麥娜絲》本覺得過度介入的旁白,似乎成了一種跟過往時期自己說話的感覺。《同學麥娜絲》似乎像plus版的《唬爛三小》,從以前的黃信堯,到現在的黃信堯。
    看《唬爛三小》時,一直在想著片中人物對應到《同學麥娜絲》的哪個角色,也發現《同學麥娜絲》有不少段落都是源自《唬爛三小》。
    而《唬爛三小》的生猛、有趣,是《同學麥娜絲》無法創造的。

    -

    最後今年金馬買了27個場次,看了24部。
    (中間退掉三場)

Popular reviews

More
  • Ammonite

    Ammonite

    ★★★★

    不要吵,我是《默愛》勝過《燃燒女子的畫像》。沒辦法,我就是不喜歡後者被捧得那麼高。就像是《以你的名字呼喊我》也是。

  • The Silent Forest

    The Silent Forest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看完《無聲》讓我滿生氣,也滿困惑。在電影非常前面,我就不斷地在思考,究竟電影創作跟道德、政治正確有沒有關係?它們是不是能真正地被分開來討論?就像是平常我們討論的是,導演私德跟他的創作才華能不能分開看待?
    《無聲》的取材源自社會真實事件,我不知道兩者在實際的改編程度上有多大差異,又或者是導演為了戲劇性、為了讓電影有力「發聲」,是否在某些地方放大而加了一些渲染力?
    如果說,我討厭那些刻意煽情的電影,那《無聲》算是煽情的電影嗎?對我來說,它好像非常刻意。可是,在事實上,我又不能確定,我認為的煽情,會不會是因為我無法接受電影中呈現的醜陋?如果這個醜陋是世界的真實,那又怎麼能覺得它煽情?而這大概是我感到困惑的地方。
    但如果只以電影的程現,片中塑造的故事,電影手法,對我來說,它似乎又是煽情到不行的電影。
    又,《無聲》中除了揭露聾啞人士所遇到的性侵害、性騷擾、加害者與被害者的關係,包含一般身心健全人士與弱勢族群的關係,甚至是延續斯德哥摩爾症(?)的討論,以及最後電影結局,都讓我懷疑導演真的有能力處理這個嚴肅的題材嗎?
    雖然結尾或許是想點破真實事件的可怕,假若我們每個人都視而不見,那這個故事就會不斷發生。但結尾對我來說,還是太過輕盈而感到敷衍。可是,我又怎麼能期待電影或導演給我什麼答案?
    註:看《無聲》時,讓我想起《陽光普照》。初看《陽光普照》時,我是喜歡也有被感動的,但我後來發現自己無法喜歡這部電影。因為我無法喜歡鍾孟宏在詮釋父子關係上的某種刻板、某種也因為輕盈而產生的敷衍跟不負責任感。

    《無聲》幾幕讓我很受不了的包括,不斷在小光作惡後,特寫數次熱心助人、模範生的獎狀。張誠被車撞那一段也是很典型台片或偶像劇會出現的橋段。貝貝跟張誠去看電影那一段,也讓我覺得有一種製造弱勢族群跟一般人的對立面,雖然知道是想點破弱勢族群日常面對的不友善。但影片中出現幾次這種面向,都讓我覺得好像只是加強渲染力的某種煽情。包刮被魚市老闆罵那一段也是。收到老師簡訊,然後跳到畢業典禮,馬上就可以猜到一定是被老師性侵,創作手法上好像可以再高明一點。最後,台詞有些還是寫的很平面。
    最後,縱使《無聲》需要討論的面向太多。或許還是可以肯定導演的選題大膽及野心,雖然我期許他應該更小心處理。但作為觀眾,我還是鼓勵大家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