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for Alfredo

Favorite films

Recent activity

All

Recent reviews

More
  • Taipei Story

    Taipei Story

    ★★★★

    二刷覺得這才叫值得看大銀幕的修復版,侯孝賢角色的狀態完美地撐起了整部電影,老式父權社會成長的男性被時代所遺棄的悲情氣味透過膠捲的質感傳達出來,冷冽的時代刻劃繼承了前作女人成長與男人死亡的主題,劇本台詞囉嗦的毛病也有很好的控制。

  • Bride in Hell

    Bride in Hell

    ★½

    週六在書店看了台語片《地獄新娘》,雖然放映場所設備不太好,而且明顯是沒什麼修復不斷抖動雪花片片的版本,但那種老電影大銀幕的風格還是可以辨識出來,基本上還滿享受的。

    故事改編自1960年英國羅曼史小說《米蘭夫人》,劇本做了一些在地化的處理,可以想像在那個年代這樣的製作應該是很精緻的大片了。不過光從片頭標題字的處理就看的出來細節還是很粗糙,劇本也七零八落。但有一些鏡頭處理比如歐弗斯式的樓梯,或是夜半鬧鬼的房間,到那不斷出現兇手的手,還算有些氣氛。那位一直在唸「老闆娘沒死」的小女孩實在是可以直接轉成鬼娃恰吉或安娜貝爾之類的。

    有一些時代落差下的「笑點」但沒有到台北物語式的樂趣,整個故事也不太接地氣,不過這種移植拼貼大概也是另一種接地氣吧。

Popular reviews

More
  • Dunkirk

    Dunkirk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二刷Dunkirk有加分,一部份是4K IMAX確實改善了先前覺得的畫質問題,另一個是看的更清楚裏面的敘事設計。而且也發現至少三句關鍵的字幕翻譯錯誤。

    陸軍軍官抱怨只有一艘驅逐艦,他說「為什麼要拯救他們?」其實意思應該是「為什麼要留著其他船不開過來」,saving 的意義翻錯了。第二個就是男孩說「想進報社工作」,其實是「想被登在報紙上」。第三個是老船長說敵機「看穿我們」,但我覺得意思是「兒子會看顧我們」,see us through的意思也是錯譯。

    而且二刷有些角色的反應變得比較清楚,比如老船長看到墜機後非常著急,其實是因為想到他死去的兒子,問題這時觀眾還不知道他兒子的事。這本該提供角色的懸念,但情節太緊湊觀眾跟不上,可能會覺得莫名其妙。可能很多類似的設計,第一次看時會覺得看不懂,但二刷就清楚很多,比如飛官早就帶我們看到其他兩條線會發生的事,只是觀眾不知道而已,這根本是讓人二刷用的電影。

    這真是兩面刃,如果第一次會跟不上就表示敘事有問題,但諾蘭還是冒險不走傳統順敘法,我想有他的理由。這次看這些線扭在一起,其實有種看全面啟動的感覺,前作說明一堆規則來帶觀眾,但這次幾乎都不說了,直接把交會點演給你看。

    可以理解多重敘事交會的快感所在,其他的導演可能會有不同的處理,比如不會交叉的這麼徹底,而是接近傳統三段式的處理,這樣三段的份量和比重就會出問題。諾蘭的處理方式也是有缺點,像是民船要準備出航時明顯沒那麼緊張,卻和其他線串在一起好像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有點過頭了。

    我想諾蘭想的應該是把三方人馬不同的情節,透過交叉剪接展現一種相似的戲劇邏輯,而這邏輯又和整個敦克爾克故事的意義呼應。但我想的是更大的,甚至敦克爾克戰役都可以包含在諾蘭的宇宙中,一種純然對電影的信仰,影像、聲音、敘事剪接構成的現實扭曲力場將這歷史事件納入並重新建構。一般改編自史實的電影也是一樣,只是會以觀眾習慣的手法創造寫實的錯覺,或是寫實的情節邏輯。但對諾蘭而言時間是可以被重組排列的,空間是可以隨意挪動的,只要符合電影的邏輯即可,和他所有的舊作一樣,敦克爾克也是他創造的夢境空間,而不是指向真實的結構。

    不少人抱怨配樂太滿,導演不信任他的影像云云。但諾蘭從來不是那種信任自然影像的導演,他不愛CG只愛實景,但這些實景就我看來都只是他把玩的符號,海岸兩側之外就是一片空無,這種無法指向外部世界的電影空間要他去信任影像本身好像有點難。而且我真覺得這次的配樂做的很好,擺明就是要取代音效充滿整部片,有人說像MV,我倒覺得是影像和音樂的合奏,有些士兵受難場景處理的像一幅畫,諾蘭一定很得意地覺得這他媽的實在太美了。

    他常被拿來和庫柏力克作比較,但諾蘭只學了庫導創造幻境的意志,卻沒有指向真實的思索,所以他的電影很眩目,內容卻常經不起深思。敦克爾克是否落入同樣的窠臼有點難說,北美影評很興奮的大概是諾闌終於碰觸了真實的世界,加入了人文的情懷,尤其在英國脫歐的當下,敦克爾克撒退即可以控訴英國的排外,又可以肯定英國的精神,更單純地可以視為純然地歌頌戰爭和英雄,或說是反戰的人道主義。但我老覺得對敦克爾克諾蘭可能沒他想像地關心,但這些政治心理分析大概還沒法有什麼答案。

  • Winter Sleep

    Winter Sleep

    ★★★★½

    《冬日甦醒》片長超過三個小時卻沒有特別冗長的感覺,我個人是認為一部片感覺上的長短和劇情結構有關,裏面有很多段對話的場景拉的很長,但因為大致上都是用平實的語氣和節奏所以觀眾可以很輕鬆地跟上,時間也就一下子過去了。如果導演是用傳統的方法編寫劇本,縮短對話提高敘事密度,影片長度應該可以保持在一般兩小時左右,但也就成為不同的影片。

    一般影片會讓人覺得冗長大都是因為結構鬆散情節龐雜,或是缺乏內容刺激太需要觀眾的專注力,這時候導演就要很有自信地相信電影的內容可以提供觀眾足夠的吸引力才行,當然這也是很挑觀眾的。《冬日甦醒》對某些觀眾來說也一定會有類似的狀況,重點在於一部電影是否問出了會讓觀者理解並關心的問題?這是需要作者與觀者共同參與的形式對話,此等對話若無法開展,即使是通俗的商業片也會覺得冗長不可耐。

    努瑞貝其錫蘭之前作品都是非常注重影像質地,這次他為這故事架構的電影舞台就非常的美,不管是攝影打光空間色彩構圖的設計,主要是冬日的氣氛配上土耳其的地景,電影不只是靠對話推進的,封閉的時間與空間也是另一個和角色對話的元素,甚至一些關鍵的鏡頭與轉折需要靠影像的力量來說話,因為再多的話語觀眾也可以看到對話的當下並不能為角色找到什麼出路,反而是對話之後的留白和不明言的凝視與姿態才帶出轉變的力道。

    角色的對話也並不具說明性反而極其曖昧,主要是角色關係在開頭時並沒有明確說明,要透過每句話的字裏行間來推敲才能逐漸明朗其間的幽微,但也許是我理解比較慢的關係。就拿那顆敲破車窗的石頭,雖然不是言語但卻是兒童用來反抗的工具,就像成人們用言語姿態來展現自我一樣,而石頭被擲出的前因與後續反應觀眾必需透過細節才能理清角色的關係,如同電影所有的對話,觀眾得推理並詮釋才能找到評判的立場。目前看到的幾篇影評都是在做這樣的功課。

    沒接觸過契訶夫的原作所以沒有參考點,看到的幾篇影評對情節的理解大致類似卻又有點不同,這或許是解讀的樂趣所在。若不專研對話拿標題冬眠的意像來看,其實幾乎所有的角色人生都處在停滯的狀態,尤其男主角亞汀幾乎已失去和世界對話的動力,他以有教養的知識份子自居,但其實什麼都沒做,他的小小旅店就是他的王國,地方報紙的專欄則是他的舞台,他的財富就是他的後盾,但其實不過是封閉在世界一角討好各方旅客的平庸老闆。推到每個角色也都是在極力說服自己對於人生我也只能如此。

    其實就是老了,老得沒法重新開始,不論老少都是如此,或許只有近乎無言的男孩還保有一些對生命的動力。裏面所有人都在思索人生的意義,如果那樣會如何或就是這樣沒錯之類的,然後為了保衛自我價值和別人衝突爭辯有意無意相互壓迫,人生由沙礫推積而成的高塔千萬不能就此崩塌。但回過頭看著被大雪覆蓋的山林村落,一切是如此地破敗蒼老,如同自我的生命,如同這個土地甚至是文明。在雪地中垂死的免子和狼屍,或是終究被解開韁繩重獲自由的野馬,死亡之後又能否重獲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