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for Alfredo

Favorite films

Recent activity

All

Recent reviews

More
  • Savage

    Savage

    ★★½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短評/alfredo
    《野放動物》Sauvage (2018)
    導演:Camille Vidal-Naquet

    這部以法國巴黎底層同志男妓生態為故事背景的電影,雖然展現一段又一段露骨的性愛場面,呈現各種男性之間的慾望樣貌,獵奇而又紀實,但電影想講的卻又是不太一樣的東西。

    相比於其他男妓大多是移民身份,必需不斷出賣肉體算計金錢與人生,白人男主角里奧其實更像是小動物一樣,賺錢只是為了過一天算一天,他依戀的與其說是慾望,更像是追求一種純粹的直覺式的愛與被愛。觀眾不斷看著他露宿街頭居無定所的悲慘生活,但他心繫的是另一位他心愛的男妓,他黏著對方索求一次次的溫柔愛意,但對方卻自稱是異性戀,賣身只是為了錢。里奧不斷被拒的痛苦驅使他走向更放逐的生活。

    這大概是種下意識的抗拒社會傾向,他的身體除了是慾望的載體也是吃喝勞動的工具,片頭的醫生病人性愛遊戲,對應到中段里奧因身體長久累積的疾病真的看醫生的段落,充滿了身體、性、社會化的辯證對照,女醫生要他好好照顧身體改善生活,里奧卻問改善有什麼意義?最讓人驚心的或許就在於里奧從沒長大,沒真的社會化,從沒真的思考過人生,電影也沒交待他任何身份背景,他就像是野生被放養的動物,順從著身體與心的需求,又被都市叢林不斷摧折。

    導演一方面從社會角度切入,另一方面又不斷迷戀於里奧所代表的一種純真的動物性。電影後段安排一位中年男人愛上了里奧,幾乎是說了也做了所有正確的事想挽救里奧的生命,給他過好日子。里奧在經過血淚的痛苦之後接受了中年男子的照顧,將自己打理整齊淨,養好了身體,過了一段幸福生活,但觀眾應該知道這樣的日子不會長久。各種人生的經營、感情的交換與算計、為人生築起的溫室或城堡後最終追求的「幸福」,從來不是里奧所想的東西,他所要的只是本能地活著,去經驗飢餓病痛、慾望以及愛,這甚至不能說是追求某種更美好的「自由」,純粹是面對文明與社會化的排拒,轉而去擁抱其他人所放棄的,更原生的自己。

  • Farewell My Concubine

    Farewell My Concubine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霸王別姬》Farewell My Concubine (1993)
    導演:陳凱歌

    號稱25週年修復版但畫質只能說差強人意,不知道20週年時金馬影展放過的版本又是如何?看片時直想到去年台北電影節才重映過的《末代皇帝》(可惜重映版畫質更糟),當小豆子和小癩子打開戲班深鎖的大門,其實和溥儀打開紫禁城門差不多意思,門外時代不斷變化,但門內的戲還是得照演。電影一直就是以程蝶衣的內在空間和外在的衝突為主軸,幼年時是戲班,長大後變成了舞台,台上台下的人事變換充滿了政治象徵寓意。

    從童年斷指到少年時被煙嘴插入口的意像,到後來真的被公公破了身,情節看似安排了一系列充滿性暗示的進程交待程蝶衣如何從男人變成了「女人」,但從一開始的童年角色塑造到演員的選擇,都一直很精準地暗示角色的性別形像與性張力,或者說這是從一種「男同性戀」的形像過渡到了女性扮演,不管原生的性傾向與認同為何,在扭曲的成長歷程之後,角色像是消去了原初的人性而進入戲中。在程蝶衣碰到袁四爺後,這種同性戀做為扭曲存在的描寫達到了最高峰,或許不太合於現代的同志書寫觀點,但若和全戲的時代背景和歷史隱題交扣下來,似乎也自成脈絡地不是那麼不能接受。

    續:
    blog-on-cinema.blogspot.com/2019/01/farewell-my-concubine.html

Popular reviews

More
  • One Cut of the Dead

    One Cut of the Dead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一屍到底》歡樂感人簡直三谷幸喜。

    這片好像不太能爆雷,打算去看的就請直接看了,原本沒興趣的其實當做假期娛樂抒壓片來看也滿推薦,影癡觀眾或許也能找到一些腦補的樂趣,雖然不建議過於期待。(以下不直接但有點間接地爆雷,就當做各位都看過了)
      
    關鍵字是片名一屍到底,取一鏡到底之意,英文名也是叫One Cut of the Dead,日文原意為「攝影機不能停」。一鏡到底的電影常引人注意其技術上的難度,甚至會分心去思考攝影機的存在,於是如何去處理鏡頭觀點這件事就頗值得玩味。像《維多莉亞》中的一鏡到底就是盡力去讓攝影機觀點是透明的存在,一部份是展現其技術上的高完成度。但《一屍到底》卻是破碇百出,各種不順到出戲其實符合了本片做為低成本B級喪屍片的預期,粗糙的劇本、特效和誇張的演技反倒是觀賞此類影片的樂趣所在。
     
    若只是玩血腥爛片,其實在這時代難以成為邪典,所以說到底爛片只是一種偽裝,何以成就爛片的後設性才是本片的重點。所有的出戲中斷不連貫到引人納悶歡笑的空隙,都不斷提示了鏡頭畫框外的懸念,怪異的鏡頭觀點反倒成了線索。於是當電影後段的視角翻轉真相揭露時,才會引起各種恍然大悟的爆笑快感。甚至兩種類型的跨越、疊合與連結也是解讀電影形式的隱喩,如何翻轉敘事並產生新的意義,一個文本多元詮釋,確實是讓影迷開出腦洞的設計。
     
    我倒覺得更值得玩味的其實是關於戲假情真的辯證。B級恐怖爛片的背後有時會暗藏創作者不顧一切的極限與熱情(如片中死也不願停機的導演),但也可能只是因陋就簡的便宜行事(如片中拍片其實不斷妥協的導演),其中曖昧到極端有如《台北物語》的爛出奇蹟,但《一屍到底》其實仍然充滿各種算計,它不是低限下意外的破格與挑釁,而是回歸到主流的安全娛樂。喪屍類型歷史承載的文化批判意味到這個時代已完全被商業收編,正反應在本片的雙重結構中,不確定這是作者的有意為之還是是種直覺下的言外之意?
     
    但就如同女主角面對心愛男友變成的喪屍,最後讓自己陷入雙手沾滿血腥的瘋狂,貼合到一鏡到底背後所傳達對完成一部電影的愛與執念,電影正是讓所有幕前幕後工作人員,甚至是銀幕前的觀眾捲入其中的瘋狂旋渦,戲越假情越真,彷彿打開攝影機一切就理直氣狀。
     
    然而此片的後設和曖昧一直延續到片尾字幕,讓觀眾看到幕後的幕後中一層又一層的虛構,夢想的完成從來不是什麼爆笑的意外,而是每一步的精心規劃。雖然本片傳說般的低成本(不到百萬台幣),演員也毫不知名,但還是看得出日本電影文化與產業累積出的隱形資本,如演員表演的熟練到位和導演類型語言的掌握與思考,將喪屍類型為我所用的創意與自信也是日本影視百花齊放的結果,這是韓國能日本能台灣能不能背後難以跨越的鴻溝。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

    ★★½

    《血觀音》從開頭的進場設計就覺得很有趣,全片的敘事和角色動機神秘兮兮,美術和場景也十分奢華,製作技術上總覺得不到點的尷尬,巧妙地被台式鄉土情境劇風格給平衡了過來,加上結合說書的形式,擺脫對於時代與社會的寫實性需求,所有的混搭好像都看來合理了,幾乎是形式先行的作品。
     
    《嘉年華》的女主角文淇又在本片出現,兩片連著看下來《血觀音》的狗血芭樂顯得更加激烈,惠英紅或吳可熙的表演都很精彩。敘事是走角色知道的比觀眾多的路線,真相和角色動機如何揭露考驗劇本的設計,個人覺得不算很成功,尤其幾場閃回時改動情節的安排,不知道是在說角色的自我欺騙還是玩弄觀眾?
     
    情節也有點混亂,一些超現實空間和各式古董與繪畫的運用讓人目不暇己卻顯得雜亂,第一幕之後發生的血案有點突然被草草帶過,到後段的情節發展都讓人覺得導演有點控制不住。但敢這麼走特技路線也是精神可嘉,高潮戲也確實逼出了點情感張力,整體來說是台片很有趣的風格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