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kirk ★★★½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2017)
 
看片前重看了幾部諾蘭的舊作,當年上映時我不斷挑毛病的《黑暗騎士》和《全面啟動》竟然也覺得不再那麼惹人厭,他的電影明講了就像是一座迷宮與一場夢,電影造出的夢需要觀眾的leap of faith,你相信導演他就能帶著你走進幻境,如果保持清醒那也就無處不是問題。
 
所以敦克爾克的開場不也是像突然進入的一場夢?逃亡的士兵們像是被丟入一個沒有開始也不知何處結束的空間,廣闊的沙灘就是巨大的舞台,所有困在當下對死亡近乎麻木的人們排起了隊面向無法跨越的海面,前進折返的徒勞貫穿了整部電影。所有的人事物都像是各種夢境的心理投射,你看到屍體但不見血,炸彈在身旁爆炸但沒有坑洞,轟然像是聲響的配樂取代了環境音,心智被巨大的影像和聲音包圍,一再提醒你這是全然的人造空間,充滿了號稱實景的符號,像是敦克爾克的亡靈在記憶中遊盪。
 
三段敘事線以三種不同的時間長度和速度交錯進行著,偽裝的交叉剪接逐漸顯露出其閃前和閃回的真身,這是諾蘭兄弟最愛的敘事遊戲,只是在敦克爾克沒太多故事可進行,席連墨菲飾演的軍官前後判若兩人可能是這倒敘手法最明顯作用所在。當然三條線最終的交會可以視為一種敘事收整的形式,和情緒的逐漸高漲互相呼應,雖然馬克勞倫斯沉穩地指揮兒子操控遊艇以躲避敵軍的空襲多少讓人覺得像是假高潮。
 
過去不斷把玩各種類型敘事的諾蘭,在戰爭片中似乎刻意放下對於角色、台詞和故事結構的依賴,更偏向了以影像和聲響來建構電影的藝術手法,可能也會讓他過去的觀眾感到有點水土不服。可看出默片風格如何體現在角色的無語和身體動作,布烈松木然的「模特兒」演員處理也影響本片的細節營造。其實IMAX下巨大的臉孔多少也讓我聯想到德萊葉更極端的《聖女貞德受難記》,海灘上面目模糊的士兵漠然地死去有米克洛楊索《紅與白》的味道。諾蘭自己也列出了十一部影響本片的經典片單供觀眾按圖索驥。
 
戰爭的殘酷本質多少透過本片的主要角色,一位名叫湯米的士兵體現出來,除了生存的慾望,他似乎無暇再展露任何情緒,一場又一場的死亡危機終究令人麻痺,他無言的陌生同伴吉普森被同袍的槍口指著時,是他少數挺身而出的時刻。在戰爭中這十分私人的,無能再對任何意義產生信仰的生存試煉,也和其他英雄主義式的自我犧牲,或是極為英國主旋律的國族主義,和人道溫情的激昂情緒合流。最終電影在湯米朗讀邱吉爾的演講詞中結束,像是兩種矛盾的價值的拉址。這也像是另一位還沒看到戰場就意外身亡的少年,他希望能透過協助撤退行動證明自己的意義,他的死亡說明了戰爭的荒謬與徒勞,還是他決定踏上船的那一刻就已完成某種英雄式的自我超越?撤退是失敗,亦或生存即是勝利?諾蘭同樣留下了讓觀眾把玩的曖昧結尾,雖然感覺懸念並不那麼充足。
 
小抱怨,看完數位lieMAX後不禁開始想像70mm的版本是不是才能看見夢境更真實的質地?台灣目前看來只有美麗華4K雷射IMAX能更接近一點諾蘭心目中的版本,或者其實看一般數位版也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