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borosi ★★★½

《幻之光》幻の光 / Maborosi (1995)

看這次重映之前完全忘了2013年在高雄電影節看過本片的35mm版本,登錄到letterboxd上時才發現當時的記錄,那 時也寫了篇短評。後來回想起來,應該是膠片版畫質頗為破舊陰暗,所以自動從記憶中濾掉了,只剩下20年前在學校社團看LD的印像。可惜今次的數位版顏色亮度和細節都不好,只有畫面算乾淨而已,並不是很好的修復版本,害我看的時候一直處在很失望的情緒,然後開始不斷地挑這部片的毛病。(不過不是下面轉貼預告片的那種糟糕畫質,滿好奇新出的日版藍光是否為影展放映的同一個修復版本?)

這部片的精神內核應該大多是從原著故事來的,是枝裕和的這部長片處女作和後來的作品不太一樣,影像上用了很多平面或是多重景框構圖的固定鏡頭,應該也滿仔細地做了分鏡設計,大量的自然四季遠景不斷交插,看著看著還是可以感受到是枝裕和對影像的某種直覺。按理說片中許多生活場景細節該是導演的拿手好戲,但拉遠的鏡頭似是模仿侯孝賢,反而有種超然的視角,不像之後是枝風格的那股親暱感,陳明章的配樂也多少讓我分心,用更日本味的音樂是不是更好?

這部也是江角真紀子的出道作,但我總覺得她並不真的進入角色狀態,或說裏面的角色大多有種設計感,成為導演擺放的道具,或許是故事的中心就是某種不可言說的神秘,劇本(不是是枝裕和自己寫的)做不太出角色戲劇,只得用大量的影像來做出把觀眾包圍的音畫空間,成為一種空間和時間的戲劇,但因為畫質不佳,這部分的威力就打了折扣。說到這,那結尾的影像和人物是否也是在學小津安二郎?尤其媳婦和公公在那邊說天氣真好直讓我覺得多餘。

不過最後高潮那場夫妻對話還是滿讓我感動的,這部寡言的電影前後切開了地理上兩個不同的空間,女主角帶著對亡夫的懸念嫁到海邊漁村,丈夫的短短幾句話若真能說服觀眾多少解開妻子的心結,也是因為觀眾一起經過了四季變換,聽著那不斷呼嘯的海潮聲。要描寫死亡就得從描寫如何活著來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