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for dysile13

Favorite films

Recent activity

All

Recent reviews

More
  • Youth

    Youth

    ★★★½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Teenager: When your son says, 'Why weren't you a father to me?' And you say, 'I didn't think I was up to it.' At that moment, I understood some really important.

    Jimmy Tree: What?

    Teenager: That no one in the world feels up to it, so there is no reason to worry.

  • Story of Taipei

    Story of Taipei

    我想看完到現在,滿場的每位觀眾都多少有些領悟,沒有也沒關係,只要花五百塊就可以跟朋友同行,得到五十萬,不,根本是五百萬也買不到的舒爽感。
    尤其是搭配片尾曲,看完演出和劇組字卡的跑馬燈,才恍然發現攝影、燈光、剪輯、收音、字幕等原來有各司其職,回頭說說畫面之間沒有連戲問題,只有大學時玩營隊RPG有沒有認真破關的問題。
    我認為自己身在雲裡霧裡,只能說是見證奇蹟,敢情是台北霧雨的巫術網羅罷,汪!

    #必須在電影院見證的諾貝爾獎
    #可以跟朋友打賭飲料,看誰先笑出來
    #什麼沒有飲料店,外頭不是店一堆嗎

Popular reviews

More
  • Nocturnal Animals

    Nocturnal Animals

    ★★★★

    我很喜歡他探討了身體羞辱這件事,手術遺留的疤痕、老化造成的下垂鬆弛,抑或是胖體的脂肪層、妊娠紋,但真正造成我們對自己身體不滿焦慮的原因,是來自外界「主流美感」的審視,那為什麼不重新去凝視呢?
    觀眾會重新定義眼前所視,發現人體的美感跟藝術,還有對身體滿足的自信。

    鏡頭一如A Single Man的設計精巧,戲劇性更強烈,我的意思是,看得出來他的鑿刻,雕塑上沒有累贅的線條。
    而即便有三條時間線,每幕轉景卻都融合在一起(剪接師也很厲害)亦很美。

    主題一直都很鮮明的聚焦在復仇上,只是對象多重,方式跟後果也不同。
    不過他的缺點就是有些地方太用力(有種導演想掌握全局,指引觀眾去思考?)
    最後,還有兩點我很喜歡,就是探討了性別(被期待的)氣質和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不想成為的人。

  • 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

    喜歡破題的那句:「有各種動機讓你離開,卻又會在某些時候出現讓你需要回家的動機,而能夠宣告自己的死亡,就能給人一種,對生命還有所掌控的感覺。」


    無雷的想法是:
    1. 多藍昭示觀眾年輕的小李子是他初戀
    2. 每看一次他的電影都會因配樂再度想起年紀差不多


    這部很不Dolan嗎?或許,特寫鏡頭很多,讓人想伸出手調整焦段,這番刻意為之的邊框壓縮,令觀眾也感受到那燠熱、汗流浹背的吵嚷,快將窒息。
    但觀眾又會因為一兩個獨有的標誌,想到「啊,確實是Dolan」。
    不同家庭成員對Lois的單獨段落我還滿喜歡的。

    一開場的安排讓主角Lois此行目的全數交代完畢,懷抱著遺願清單回到12年未歸的家鄉(還不算是老家,因為他們搬離了)
    他儼然像個外人,定期隻字片語寄張明信片,家人的生日則不忘送上禮物,卻未參與小妹成長、哥嫂婚禮,對距離最近的手足職業一無知悉,但隱隱記得有個跟自己同名的姪子(究竟是記得自己或是姪子呢?)

    回到家幾乎噤聲的Lois,唯有在一通電話裡可以窺見他的想法,其餘都以僵直的擁抱、緊張擠出的笑、桌底下交搓的手、不安眼神飄移、被冷汗浸濕的衣物等帶過。
    未曾說出口的震撼彈,在不同家庭成員猜測,又不是那麽想知道答案的舉措裡,反而激起陣陣漣漪。

    而我喜歡的部分是「交談的次序」,用關係遠近、熟稔度來看,還頗玩味的。


    首先跟Lois攀談的是大嫂Catherine。
    因為是嫁進來的媳婦(身分外圍),不認識Lois卻被逼著上舞台共演,其他成員在旁觀看,而Catherine不擅言詞又常被丈夫Anton打斷,場面尷尬。
    對於Lois來說,外人這一點卻覺得親切,認為Catherine能懂他的惶惶不安。
    隨著情節推展,意外撞見彼此時,Catherine卻打碎了Lois一廂情願以為的同一陣線──或許你該跟Anton說?我的角色不適合?

    *
    再來是頻頻示好,跟Catherine差不多對Lois沒印象,只能從父母口裡和報導中得知兄長面貌的小妹Suzanne。
    大概可以推測出Suzanne非常崇拜Lois,暗地裡想要效法他,卻又要裝作沒那麼在意,混雜著羨慕和嫉妒的拉鋸。
    我喜歡她提到明信片那句,她總是第一個拿信,有所期待閱讀那寥寥幾行,卻又意識到內容誰都可以看到,她並不特別,內容也不重要。

    *
    第三棒是負責維繫跟控制(雖然憶起舊往也會很嗨)的媽媽。
    來到Dolan的拿手戲:母子關係。

    門關起的那刻很像舞台演員卸了妝似的,哈著根菸,對舞台上的角色剖析著,說Suzanne傻歸傻,但只是需要多點肯定,又提Anton脾氣難馴卻只是可望擺脫責任,恢復自由之身。
    緊接話鋒一轉,以導演之姿指導起Lois也該負點責任,至少說點該說的話,達到她的期望,為了家庭、為了未來。
    而當Lois坦承他已經不住在同志區,委託別人把信轉給他覺得比較好,媽媽突然微微一愣。
    ──是啊我不了解你,(可是你錯了),我沒有不愛你。

    最後,噴完香水準備重返舞台,媽媽上前示意Lois聞香,實則是擁抱。
    分開擁抱時,Lois眼中含淚,媽媽則說真該替他拍張照留念,她彷若看見已故先生的眼睛。

    我曾一度以為Lois要說出口的,那段Nathalie Baye演技真好,完全就像我媽會跟我說的鞭子與糖 orz
    我都快哭了,不過就像媽媽們破壞氣氛的招數,那宛若交心的一刻過去了,就永遠錯失了。
    所以我還是沒哭啦。

    *
    最後呢,就是一開口就全面宣戰的大哥Antoine。
    我之前一直在想順序應該是由疏到親,想說媽媽怎麼會先於大哥呢。
    但我想通了,我錯了,根據Lois腦中回放的星期日野餐回憶,大哥才是整個家裡跟自己最親近的人;媽媽眼裡則是投射出來的兒子理想樣貌。
    為什麼那麼說呢?就要說到車子裡的那一段對談。

    Lois只對大哥吐實自己實際上搭紅眼班機,一早就在機場喝咖啡看飛機起降,沒有馬上回家,盡可能拖到最後一刻,等待約定的時間到來。

    大哥的反應是:別來這套,我不買帳,你到底為什麼要回來,算了我不在乎,反正這是你家,你愛來就來,要走就走,你在乎過我們嗎?你的話裡都是你你你,是喔你好可憐你好棒棒──(以下省略1000字)
    究竟大哥的剖析正不正確,觀眾不得而知,但我們至少可以從Lois的痛苦裡感受到那些話語招招打在他身上。
    到家後,大哥欲將進屋裡,關上車門前想到什麼似的,回來補了一句:「Pierre Jolicoeur死了。」

    這句話絕對不是偶然提起的。
    大哥清楚這句話的份量,知道那無疑是把刀,可他終究還是說了,對於快將結束的災難末日吐出一口菸。

    到這邊我就覺得後面的收尾大抵是意料之內,只是要多難堪的問題XD"
    Lois依媽媽的願望說了大家想聽的,好像可以假裝一切表面平和,還有下次──這對Anton來說這老好人打圓場也太假惺惺了,於是他無法忍受,想拽著Lois出去,卻毀了Suzanne跟媽媽的期待。站在旁觀者角度的Catherine多少了然。



    至於結尾那隻鳥,後來是在屋內嚥了氣,沒能離開,我想一如Lois,也一如觀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