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ditary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這是一部會名留青史的恐怖片。」
在Hereditary剛上映的時候,許多影評盛讚這部打著超越大法師的名號的恐怖電影,而看完這部電影後,我認為完全沒有過譽。這部電影不同於一般恐怖電影時常過度使用突如其來的驚嚇手法,它著重於氣氛的營造以及把許多恐懼埋藏在枝微末節之處,而這樣的恐懼往往比一閃即逝的驚嚇來得更讓人坐立難安。例如彈舌聲,一個普通的聲音,在鋪陳過後成為了聞風喪膽的音效。這讓我想到The Autopsy of Jane Doe中的鈴鐺聲,這兩部電影都將本沒有威脅性的聲響營造成能觸發恐懼的機關,它們也都更注重恐懼的氛圍,我在看這兩部電影時皆有種希望電影快點結束的壓迫感。

而這部電影也不濫用噁心恐怖的畫面來讓觀眾不適,許多情節它明明能用這樣的手法造成驚悚效果,但它讓氣氛懸在一個緊繃點卻不戳破它,使得整個恐懼感被拉得很長。像是當妹妹Charlie意外發生時,我知道她的頭被撞飛而屍體仍在後座,甚至已經做好會看到噁心畫面的準備,但鏡頭只停留在哥哥Peter的表情以及映著血紅色光的後車窗上,觀眾就看著Peter載著屍體回到家中,並在聽著隔天媽媽Annie說要開車出門買東西。從頭到尾都沒看到Charlie的屍體,但腦海中已經開始浮現Annie發現屍體時的樣子,而在她的淒厲哭喊後,緊繃的氛圍終於鬆了口氣,卻在此時將畫面切到Charlie落在路旁爬蠻螞蟻的頭顱,猝不及防的畫面讓人沒有準備只能清楚看到她腐爛的屍骸。這場戲最讓人寒毛直豎的地方並不在於始終沒看到的那具屍體,而是以Peter的視角,對於害死妹妹的那種無法說出口又不知所措的恐懼,導演在特寫Peter在車上的那長達半分鐘的鏡頭中,將觀眾帶入了Peter的觀點視角,也讓這場戲的恐懼感如此身歷其境。我認為這段劇情不論畫面美感、剪接抑或是氣氛拿捏都堪稱完美,是整部電影我最喜歡的一場戲。

這部電影除了恐怖元素外,整體劇情不僅處處伏筆,所有的細節都貫穿整個劇情,而在電影的後半段一一將線索拼湊,讓這部點影不光是單純的恐怖片,還摻雜了更多的脈絡和邏輯,而這樣的劇情轉折不會讓人覺得突兀或是不合理,反而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替這部電影大大提高了層次。我很喜歡它不斷用Annie所創作的娃娃屋來暗示劇情走向並提高緊繃感,甚至可以從她的舉止來推論出她不穩定的精神狀況,加上演員精湛的演技,讓Annie這個角色的定位不單單只是個母親,也認人懷疑她是否也參與了整個邪教的計畫。(但我沒有很喜歡這種太外放的演技,有點太多了我個人覺得)

我喜歡這部電影的跳接剪接,像是從Peter在在床上的鏡頭直接接到他坐在教室中的畫面,還有許多跳接是拍攝房子在黑夜中的畫面後在跳接到白天,搭配上配樂中的音效,不會突兀甚至讓詭譎的感覺更甚。還有它的運鏡手法,恐怖電影都一定會有角色看到不該看到或是恐怖驚悚的東西的鏡頭,通常在特寫完角色驚恐表情後便會剪接到她/他看到的東西,又或者是在一聲音效後發現是虛驚一場。但這部電影在特寫完角色表情後,並不會直接剪到下個鏡頭,而是會繞著角色緩緩運鏡,卻始終不讓觀眾看到角色們所看到的畫面,這樣的手法巧妙地讓驚恐感延續,雖說少了爆炸性的驚嚇,但讓電影的整體氣氛維持在一個恆定的壓迫感下,十分聰明也精細的作法。

不論演員攝影劇情皆是幾近完美,雖然我認為並沒有到那麼的恐怖,但這部電影本就不是為了嚇人而嚇人。整體而言,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