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site ★★★★½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I can handle the truth.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我不得不說,這是我今年看過最精彩的電影了。韓國的電影產業正蓬勃發展,無論是商業片如屍速列車或是影展片如下女的誘惑都已經很成熟,但又跟好萊塢、製作的片能有區別,探討的議題也符合韓國當地的情況和特色,如這次的寄生上流。

寄生上流是一部結合喜劇、懸疑、驚悚、社會寫實、家庭倫理等各種元素的電影,上一秒你以為這是一部喜劇片,下一秒它馬上把氣氛營造成恐怖片,而且還是毫無痕跡的銜接,不會讓人覺得唐突。電影的攝影方式和演員演繹的方式也跟著電影的氛圍走向而改變。例如最剛開始的荒唐好笑,攝影機運動就使用了較多唐突荒謬的方式,並不遵守一般的「攝影機運動需有動機」的潛規則,演員的表演方式也大多浮誇。然而到了電影後半段氣漸漸驚悚後,剪接逐漸緊湊,鏡頭也開始聚焦在每個人的表情細節,最令人深刻的是金家爸爸的表情變化逐漸從起初的荒謬轉變成凝重的若有所思,即使他總說沒有計劃,但觀眾能感覺到他即將做出驚為天人之舉。

這部電影很明顯的諷刺著貧富差距以及階級鬥爭,金家人住在半地下室,而朴家卻住著挑高過的大豪宅,富人與窮人之間的差距從住家的高低位置就能看出差異,更諷刺的是,當金家人趁著朴家出外露營偷偷住進豪宅時,意外發現前幫傭的丈夫竟住在豪宅地下,然而他們並不是以共患難的出發點與他們合作,而是仗著優勢欺凌壓制他們,反映出階級制度中,在下位者的混亂跟殘殺。就像是最後生日派對時,當前幫傭的丈夫拿著刀砍殺金家人時,那些有錢人全都旁觀甚至直接逃竄,完全沒有出手幫助,就任由貧民互相殘殺。縱使最後金家爸爸殺了朴家主人,他終究也只能躲回陰暗的地下室苟延殘喘,讓更多其他有錢人住近地面上的豪宅,他就像老鼠只能趁著晚上安全時出來吃著剩餘的食物。「錢就像熨斗能燙平所有皺褶,燙平一切。」金家媽媽這麼說「他們不是有錢又善良,而是因為有錢所以善良。」在所有資源的需要搶奪的貧民社會,善良不是首要,活下去才是,所以即使只能苟延殘喘,仍要拼了命活下去。

貧窮的味道,成為最後貫穿劇情的重點,從朴家弟弟聞出他們身上的味道開始,一一揭露了這些有錢人對於窮酸味的厭惡卻又故作清高的沈默,他們皺著鼻子但有不敢如小孩般誠實以告,更顯得鄙夷。貧窮是一種烙印,難以擺脫也揭露了低人一等的可悲,無論再怎麼偽裝,貧窮的味道依然隱隱尾隨。「最好的計畫就是沒有計劃,人生是不會跟著計劃走的。」金家爸爸這麼說,我想,也暗示了電影結尾金家哥哥所定下買下豪宅拯救爸爸的偉大計劃也依舊無法實現。階級鬥爭最可悲的地方就在於,無論如何有錢人依舊仗著錢財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而窮人即使屏棄善良,無所不用其極的追求地位提升,終究只是做白日夢。